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话你情话网 > 亚博平台娱乐怎样 > 【愚人节是什么意思啊】愚人节悲文-翅膀

【愚人节是什么意思啊】愚人节悲文-翅膀

来源:亚博平台娱乐怎样 时间:2019-06-06 点击:

【www.hnbitebi.com--甜言蜜语】

?(上篇)

坐在窗台边,女孩赤脚哼着不成调的节奏,脚ㄚ子摇摆着,脸色的苍白几乎能跟身上的白色衣服相比。


? 「乐乐,快下来!要是着凉了怎麽办?!」女孩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着急的尖叫,她转过头,见母亲一脸快要被吓出魂的样子只是笑了笑,跳下窗子乖巧地回到床上躺好。


? 妇人不敢大意,急忙将窗子关上,心里提醒自己下次记得叫丈夫别在女儿房间装那麽大的窗户,差点让她吓出心脏病。


? 「妈,您今天不用上班吗?」女孩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咕噜噜的转着,天真活泼的样子表露无疑。


? 女孩的母亲来到她旁边,抚一抚女儿那头乌黑柔亮的长发,心里不断自责自己不应该让这个孩子受这麽多苦。


? 「早知道就不应该把你生下来,这麽多年以来你受得苦我们都知道……」说到这妇人又开始流眼泪,女孩习以为常的伸手拿取床头旁的卫生纸递上。


? 她用那甜甜的嗓音开口说道:「我不怪妈,是爸妈让我来到这个美好的、多采多姿世界,让我看见什麽叫做亲情,乐乐不怪任何人。」


? 女儿的乖巧更让妇人泣不成声,捂着脸跑出房间,还不忘替女儿带上房门,没多久楼下久传来车子开走的声音。在房门关上的那刹,女孩的笑容随即消失,缓缓下床、步到窗户边,再次将窗子打开、坐了上去。


? 看着窗外的鸟儿、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她希望自己有一双翅膀,飞离这个令她痛苦的躯壳、飞离因她而整天繁忙的父母、飞离这个美丽的世界。


? 一阵微风吹来,长发被轻轻拂起,她看着天空,盼望自己总有一天可以脱离这些痛苦。


? 「欸,你在上面做什麽?」


? 下方突然着问话让她一愣,往下一看,家的围篱旁边站着一个男孩,他骑着一台生锈的脚踏车,那双深遂的大眼由下往上看着她。


? 这是第一次有除了爸之外的男生跟她讲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盯着他看。


? 「你在上面能看得很远吗?」男孩大声问她,而她算是回应的点点头。


? 「这麽高你不会怕吗?」


? 她真正怕的东西名叫「活着」,她摇头。


? 「你会说话吗?」男孩指着他的嘴巴,那傻气的动作让她笑了出来。


? 她摇头。并不是不能说话,而是如果这麽跟他隔空喊话,她想她下一秒就会倒地不起。

??

? 他没有再喊话,而是把脚踏车停在围篱旁边,人则是爬过围篱,行径大胆。


? 没多久,他爬着窗口旁边的大树,两人面对面。她错愕看着他;他微笑对着她。


? 「我叫做江冥威,你好!」


? 女孩这才回过神来,他的笑脸彷佛照暖了她的心,她不自觉地也露出笑容。


??

? 之后每一天,名叫江冥威的男孩每天都会到女孩房间旁的大树上报到。每天都讲故事给她听、每天都让她带着笑容,渐渐的,两个人便成好朋友,但女孩始终不对他说任何一句话。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过了三年,男孩那天依然会到女孩旁的树上,但是那天他没有说故事,因为他是来道别的。


? 「我要搬家了,我不知道什麽时候我们还会再见……」男孩脸上有着失望,女孩也是。


? 「这个是我最宝贝的东西,给你!」男孩把事先准备好的小盒子拿出来,递到她面前并示意她打开。


? 里头是一条项链,链子上镶着近乎透明的橙色石头,女孩一看到就喜欢上了。


? 男孩替她戴上,在项链的衬托下,女孩更美了。看着她,男孩不自觉身手抚摸她的头发,长久以来替她顺发变成了习惯,一想到以后没办法再替她做这个动作,他的心一痛。


?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对他的问话,女孩点点头。她永远记得那天,他的举动吓坏了她。


? 「那天因为路坏了我只好骑车绕路走,没想到碰上了一位天使!那个天使没有光环,但是她有如天使般的面容还有善良的心,她每天都穿着白衣服,在阳光下背后好像有一双翅膀,我怕他下一秒就会从我眼前飞走,于是我叫住了她……」


? 女孩拿出笔记本和笔,这是他们所沟通的工具,她在上面写下:「那天我也遇上一个假扮撒旦的天使,他的笑容温暖了我。我没有什麽可以给你……」


? 她没有继续写下去,她抱住他并在他的脸颊上烙下轻轻的一个吻,在他错愕的注视下再次动笔:「不要忘记我!」


? 男孩用力点头。这一天,两个人把相处的时间延长,就怕下一个瞬间,两个人的缘分会被残酷的现实扯断。


? *? *? *? *? *??


? 多年后,男孩长大了,变成英俊挺拔的大人。在朋友的陪同下,他再次来到令他念念不忘的故乡,期待再次能够与多年前那个天使女孩相遇。


? 他让朋友先自由去活动,自己则是独自步行,循着记忆走在人事已非的小路上,心中说不兴奋是骗人的。


? 但当他来到熟悉的围篱前,那栋大宅早已不见天使女孩的身影,仅剩的只有一幢空虚的大房子。


? 他急忙向路过的老婆婆询问,才知道早在好几年前这栋人家就已经离开了,听说是因为住在这里的人家的女儿病危才连夜搬到国外去,希望能藉由国外的医学技术来救女儿。


? 听完老婆婆的叙述他茫然的看着眼前因多年没人居住而爬满藤蔓的大宅,脑子不断回想他和她过去的点点滴滴。


? 他说过,她是他生命中能让人得到救赎的天使。


? 她说过,他是她生命中能让人温暖心灵的阳光。


? 她要他不要忘记她;他要她一定记得他。


? 想不到多年后的今天,当他怀着期待的心情再次来到这儿,那个他生命中有着白翅天使的女孩早已不知去向。


? 垂头丧气的回到旅店,他发誓不再当个假扮撒旦的天使,而是个假扮天使的撒旦……

?

? 〈加拿大〉


? 「乐乐,外找!」


? 落地窗前拉着小提琴的身影停下动作,转过头,一张纯真的脸蛋和一头飘逸的乌黑长发衬托着她那清幽的美。浑身着白色衣裙的她就像不小心掉落在凡间的精灵。


? 她点点头,放下小提琴往练习室外走去。来到门口,才发现名妇人一手拿着伞、一手拿着大衣,一见她走出来就马上小跑步到她面前。


? 「乐乐呀!天气这麽冷怎不多穿衣些呢?还好妈给你送外套过来,要是着凉又犯病怎麽办?」妇人担心的替她披上大衣,就怕下一秒心爱的女儿会感冒。


? 她拿出纸笔写下:「妈,那年后我已经很少发病了,您别这麽大惊小怪嘛!」


? 「那怎麽可以?你那天真的吓死我了,要不是你爸及时发现你不对劲,今天你还会好好的站在这里吗?看你当时发病的样子,七魂被你吓跑了四魂!你能叫我不担心吗?!」经女儿提起,妇人又开始念起来。


? 「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呀!」她在纸上写着,还给母亲抹安抚的笑容。


? 比起多年前那个只要小小刺激就会发病的她,现在的她只要不要做剧烈运动或是受到重大打击就不会再犯病了,可母亲还是馀悸犹存不敢掉以轻心。


? 「但是自从那一年之后你就不开口说话了!医生说你喉咙或是脑部都没有受伤,只是因为你选择当哑巴。乐乐,爸妈都好想再听一次你叫我们啊!」妇人说到这又开始掉泪。


? 她也不知道为什麽,自从那天从医院醒过来之后她就无法再开口说话。医生说她是选择当个哑巴,难道她真的希望自己当哑巴?


? 这让她又不禁想起多年前的那一晚--


? 那天与他告别后她离开的窗子回到床上,眼泪在看不到他背影的那刹开始落下,不管怎麽擦都擦不完。


? 她握着他给她的项链不断念着他的名子,哭着哭着却感到心脏一丝痛苦流过。一丝痛楚渐渐扩大,就像她的眼泪一样不可收拾……


? 在痛苦的挣扎中她听到爸爸着急的呼喊、妈妈伤心的哭声,接下来她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她被人抬上了车。后来她的意识开始模糊,直到她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身处异地了……


? 虽然动了手术,但只算是半个成功的手术。她还是没办法像其他小孩一样活蹦乱跳,更让她不敢相信的就是她没办法开口说话!


? 在心理医生的辅导下她开始接触音乐,在多年名师的教导下,她拉奏小提琴的名声早已传遍整个加拿大。


? 但就算有再高的荣誉她总是觉得心里还有一个空缺……是在等待他吗?


? 「乐乐,你没事吧?」见女儿失神,妇人担心地在她眼前挥手。


? 定下心神,她眼神有着坚定,娟秀的字迹在纸上飞舞。


? 「妈,我要回台湾。」


? 她想再一次与他相遇,想再次走进他的生命、当他那拥有纯白翅膀的天使!


(下篇)

?手中拿着朋友给他的门票,这是一场小提琴的演奏会。他对音乐欣赏向来没什么兴趣,可今天他像撞了邪,心中有股莫名的冲动,一直鼓励他得出席这场演奏会。压下那股躁动的心情,他按下键要助理进来见他。


? 「Boss,有什么事情吩咐?」助理在三分钟内进到办公室,恭敬的问他。


? 「取消星期三晚上的行程,我要出席这场演奏会。」将门票放到桌上,他的口气平板听不出情绪。


? 助理收下门票欲转身离去,却被上司叫住。


? 「今天晚上的行程也取消,我累了。」


? 待助理退下后他按摩着额头,心中又升起一股躁动。这种躁动是多年来所没有的,唯一的一次只有遇见那个天使女孩!


? 多年以来他用自己的力量筑起以他为中心的经纪公司,旗下的艺人多是些天王、天后。但他还是不觉得满足,每每赚进几百、几千万的金钱却又感到空虚。


? 没有人与他分享这种喜悦,没有人可以听他谈吐心声。


? 只有那个拥有一双翅膀能够让他不安的心停驻的港湾,其实现在的他要找到那个天使女孩并不困难,但他不愿,他怪她的不告而别!


? 然而再多的怨也填补不了心中的缺口!每当夜深人静,夜不眠的他总是会忆起那深深烙印在心底的笑脸……


? 他的天使,在哪里?


? *? *? *? *? *


? 演奏会的观众席上坐满了人,她从布幕的细缝看到客满的观众席,心中不免有些紧张。


? 这是她第一场在母国的演奏会,没想到会这么多人来!


? 「现在欢迎!远从加拿大的小提琴家--」


? 热烈的鼓掌声,她缓缓从布幕后走出来,刺眼的光线让她眯起眼,走到定位拿起自己视如珍宝的小提琴,看伴奏也就定位后向台下的观众鞠了一个躬。


? 突然他感觉到一到灼热的视线盯着她,循着视线对上的是一双深遂而熟悉的眼,她顿时犹如受到雷劈!


? 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与她再次相遇!


? 她一身白色的气质装扮,那依然乌黑的长发批散在脑后,增添她的清灵美。在刺眼光线下的她成了真正的天使,优雅的拉着小提琴,每个动作、每个音符都牵引着他的心弦。


? 在那毫不掩饰的注视下,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别太过激动。但是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的时间彷佛被定格了,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 卡农在不知不觉中被演奏完毕,与钢琴的二重奏也停下,台下热烈的鼓掌他彷佛至若未闻,她唯一注视的就只有--他。


? 见被安排好上台献花的小朋友上台来,她以英文说了声谢谢后再次向观众鞠躬,然后她几乎是狼狈的逃下台。


? 来到休息室换下那身繁杂的礼服,她换上白色的娃娃衫和七分裤,交代一些事情给助理之后就说自己不太舒服想先回饭店,提着小提琴匆匆离开。


? 拦了辆计程车,用纸笔向司机交代好去处后她才开始整理繁乱的思绪。


? 他还记得她吗?记得她是从前的那个天使女孩?


? 还是那个人,不是吗?


? 但为何那个人的眼神跟当初的他那么相像?即使过了好多年,她还是记得他每次看她的眼神,也只有他有那种眼神!


? 在加拿大休养的期间她不断想回到台湾来,希望回到大宅里等待他再次来寻找她。但没想到事隔多年,她的希望丝毫没有改变。


? 小提琴带里有着一个隐密的附带,拉开拉链拿出里头的东西--


? 是当初他送她的项链,是她这么多年以来最宝贝的东西!


? 母亲跟她说过,在她手术后昏迷的那段期间不断握着这条项链,不管怎么说都不肯放开。


? 这是她的宝物、这是她的另一颗心!


? 时间彷佛没过多久,计程车来到她所熟悉的小路上,最终停在一栋老旧的大宅前。付了钱、下了车,她拿出收藏多年的钥匙将大门打开。讶异走道上没有一丝灰尘,但长久没有人居住的屋子却显得冷清。


? 打开总开关,四周亮了起来,她看着似乎都有人来定时清扫的空间,这里的样子跟他印象中的家一模一样!


? 每个地方她都晃了一下,客厅、厨房、浴室、爸妈的卧室,最后则是自己的房间。


? 进到一尘不染、和她记忆中一样的房间就在眼前,她心中不禁纳闷……是谁?


? 叩!的一声,窗户被小石头敲了下,她的心儿砰砰跳着,怀着雀跃的心情打开窗子--


? 「海!我的天使女孩。」


? 大大的笑脸、深遂的眼眸,她瞪大双眼看着他。


? 他、他……真的是他!


? 她流下高兴的眼泪,两只大眼盯着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 「愿意为我演奏一曲吗?」他深情的看着她,也注意到她手中的项链,心里更是感动。


? 她用力点头,拿出小提琴演奏出动人的旋律。时光彷佛倒流,两人回到小时候那天真的年纪,单纯的狗亚体育app下载苹果版在心中悄悄萌芽,把当初的分离当作是一场恶梦,在乐曲的洗礼下两人都沉浸在回忆中。


? 狗亚体育app下载苹果版其实不需要过多的考验,但是经不起考验的狗亚体育app下载苹果版就像是暴风雨中的花朵,随时都会倒下……


? 两人自从那天后几乎天天腻在一起,他们环岛、飞过世界各地,似乎想把多年的时间努力补齐。渐渐的,两个人也开始有了想互定终身的想法。


? 「你说如果我们结婚了,要去哪里度蜜月呀?」她漾着甜甜的笑容问着他,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她觉得她是人群中最幸福的女人。


? 「去冰岛好不好?虽然那儿很冷,但是听说风景优美。」他习惯性的抚直她的长发,他喜欢她笑的时候那小小、深深的酒窝,他俯下头以吻附上那令他喜欢的小凹洞。


? 她是在寒冷的地方度过那些没有他的日子,所以寒冷对她其实已经免疫了。她畏进他怀中点头,两人看起来好不甜蜜。


? 看着蓝蓝的天空,为什么她的心还是存着一丝丝的不安?


? *? *? *? *? *??


? 然而她所不安的预感终于应验了,在两人说要提前去蜜月旅行来到冰岛前,她却被一辆闯红灯的轿车给撞个正着,伤势严重,好几个礼拜都在加护病房、好几次都性命垂危。


? 「冥威,你为什么不让她解脱呢?医生说就算就活了,她不能下床,这样跟要她死了有什么差别?」他的朋友苦口婆心的劝着他。


? 看着病床上苍白的她,因头部受到撞击把她那乌黑的长发都剃掉了、全身上下都是绷带且插满了仪器和管子,他心痛的闭上双眼,他也很想让她解脱,但是他不想让她离开他呀!


? 害怕她离开的恐惧不断困扰着他,所以他自私、任性的强迫她一定要留在他身边,不管她是否痛苦。


? 终于在某一天,她醒了,但却也听不到了。医生说她的头部受到剧烈的撞击,伤害到了听觉管理能力。


? 又聋又哑的她,只能整日躺在病床上,不理会旁人的呼唤、不去感觉世间的冷暖,就像一尊美丽的玻璃娃娃,静静的等待时光流逝。


? 刚开始他很努力想得到她的注意,但是不管他如何叫唤、如何的打击她,对方永远是面无表情且眼神空洞,似乎是把自己关进心灵的黑暗角落,不愿意面对现实。


? 日子久了,渐渐的他来探望她的次数也减少了,在亲友的劝说下,他安排她到深山里头休养,大约每一个礼拜去探望她一次。但每次的探望都令他心痛,她始终不对任何事物有反应。


? 「你回应我呀!你给我起来!」


? 他开始对她拳打脚踢,在刚癒合的伤疤上留下新的伤口,但她还是眼神空洞的看着远方。


? 看着窗外的大树、望着无际的蓝天,她的神情淡漠让人看不出她是否是尊娃娃,还是个有生命却没有心的躯壳……


? 他终于受不了,拿起摆在角落被遗忘多时小提琴,当着她的面重重的把它摔向地板,脆弱的小提琴碎成片片,就像两人同样碎裂的心。


? 冷冷看了她一眼,他转身离去发誓不在回头。而她则是躺在地板上,双眼没有焦距依然看着窗外。


? 窗外的天在时间的流逝下渐渐暗下来,当天再次亮的时候,一道光线从窗外射进、射进她的眼,她的眼顿时亮了起来,也有了焦距。


? 她缓缓站起,弯下身来拾取地板上的乐器碎片,泪一滴、两滴、三滴……,落在那孤单的弦线上。


? 将碎片用手帕包起放置在床头,她走向窗子,像是从前那样坐了上去,高高地欣赏深山的景象,任由心神带领她回到从前……


? 「你有一双纯白洁净的翅膀,你像是天使一样出现在我面前!」


? 他是这么对她说。


? 「你有一张温暖人心的笑脸,你彷佛太阳一般照亮我的心灵!」


? 她笑着这么回应。


? 但是时间证明了,她不是她的天使,时间残酷地夺走她的翅膀。而他那阳光般的笑容也被时间无情的摧残,变成狰狞撒旦。


? 为什么改变那么多、是谁的错?难道真是因为时间吗?


? 他们并没有错呀!只是、只是……


? 唉,罢了……


? 一路只想追求那遥不可及的幸福梦,但走来却是一场空,彼此付出的代价够了,也累了。


? 闭上眼,她像从前那样任由微风轻拂她的脸,但已经没有那头飘逸长发的她却已经回不到从前了。现在的她只有一具残破不堪的躯壳,那何不让自己解脱呢?


? 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她好想、好想问上天,可不可以再次赐予她一双翅膀?


? 漾开她这些日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灿烂笑容,她可以飞离这个痛苦的躯壳、可以飞离这个世界、可以飞开……有「他」的世界……

?

? 窗旁的纱帘被风轻轻拂起,但是天使已经消失了。


? 经不起暴风雨的狗亚体育app下载苹果版就连天使,甚至是上天也无法救赎,能够赐予的只有一双翅膀,带领你飞离、逃离无法承受的痛苦深渊。

?

? *? *? *? *? *??


??? 各位看官眼睛没出问题,这的确是绾写的现代文无误,不过是七年前的作品了 (汗)

??? 意外的跟被偷走的那五年类似的剧情,所以当那部电影出来时,绾看了两次,两次都喷泪、抽卫生纸擤鼻涕。这篇旧文以前被绾丢在无名小站上,也骗了不少同窗的眼泪,重贴上来继续撞骗各位(?)? 祝诸位大德愚人节快乐哟? Σ(=ω= ;)


??? By 半夜正努力冲破帝凰瓶颈的绾?

本文来源:http://www.hnbitebi.com/ty/4072.html

推荐内容

话你情话网 www.hnbitebi.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话你情话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