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话你情话网 > 婚礼贺词 > [月光足]月光婚礼

[月光足]月光婚礼

来源:婚礼贺词 时间:2019-06-23 点击:

【www.hnbitebi.com--婚礼贺词】

思思挽着凌霄的胳膊洋溢着甜蜜与幸福漫步在大学校园里,他们经常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林荫小道,就像一条亮丽的风景线点缀着寂寥乏味的学校。
“亲爱的,你会一直像现在这样爱着我吗?”
已经大四的思思仍免不了会天真的盯着凌霄问一些看似幼稚的问题。
“宝贝,我知道,我们快毕业了,你害怕我离开你,但我很认真的告诉你,无论怎样,我遇到什么样的痛苦与考验,我都会与你在一起,因为你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不能缺失的一部分。”
凌霄双手搭在思思的肩膀,深情凝重,宛如韩剧里经常上演的伤感情节。
思思没等完全把凌霄的话消化完整就死死地抱着他,眼眶不知不觉的湿润了。
“我希望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凌霄,我不能没有你!”
“傻丫头,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月光婚礼,明年的七夕!”
凌霄微笑着拍了拍思思的脑袋,眼睛里渗透着坚毅与决绝,宛如誓不罢休的决心。
夕阳就这么消无声息的降临了,把站在荷塘边的这对情侣瞬间染成了一片醉人的红色,就像上帝都在祝福这对一切充满未知的情侣。
凌霄与思思认识是在初中的时候,当时青春萌动的他就已经对思思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情愫,每天上学的唯一动力,并不是以优异的考试成绩来换取家人兑现的物质需求,而是可以在学校里的这段有限的时间里看着她,学习的样子,睡觉的样子,偷懒的样子,以及哭泣的样子,她的每个喜怒哀乐都成了牵动凌霄情绪的无形的红线。
但由于自身的条件不好就一直迟迟不敢向她表白,因为凌霄是单亲家庭并负债着一些欠款,家里每天过的非常的拮据节俭,凌霄一个月的零用钱都不够给思思买一条围巾,他只有默默的忍受那些纨绔子弟明目张胆地邀约思思吃饭以及去公园消遣周末的时光。
即便凌霄知道在那个年纪,无论感情再怎么好,也不可能发展到上床的地步,但每次看到那些富二代牵着思思的手并极度嚣张的样子,仍会油生一种由愤怒,嫉妒,自卑,痛苦混搅在一起的情绪,毕竟思思是当时班级里最纯洁最好看的女生,物以稀为贵,就连在课堂上犯一些本质性的错误,男语文老师也不忍心对她进行严厉斥责,但除了她以外,所有的同学,无论男的女的,都难逃他的侮辱谩骂,甚至是拳打脚踢。
高中三年,我们由于不在一个城市就完全断了联系,彼此也逐渐在彼此的世界里隐退,慢慢变得模糊。
是的,就是这么一个令世界上最残忍的动物都不忍心伤害的女生,在大学的时候,我们相恋了。也许这种种的巧合,就像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一样,在按照顺序悄悄地实现着。刚入大学,凌霄就加入了一个街舞社团,但怎么也没想到在他旁边填写报名表的女生正是他初中暗恋的女生李思思,一股难以言表的复杂情绪如醍醐灌顶,贯穿全身。
“怎么是你?”
思思的一句疑问打破的僵局。
“你是李..李思思吗?初...初中...的那个!”
着有伶牙俐齿之称的凌霄曾在高中的辩论赛上获得过冠军,可现在却突然成了结巴,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爱的力量。
“你在哪个系?”
思思继续反问着,完全忽视了凌霄的质疑。
“我在艺术系学的是环境艺术设计!”
“啊?不会吧?这么巧?我也在艺术系不过我学的是民族舞!”
三年没见,思思俨然从一位无知的少女变成了一位无知的淑女,清新脱俗的外表显得更加的怡人,更加的惹人眼球,只不过性格变得有些过于开放,一时令凌霄招架不住,直至走进食堂,一起吃饭,凌霄仍在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初中的那个李思思。
“喂!你看什么呢?几年没见,是不是觉得本小姐变的更加的迷人了呢?”
李思思掩口而笑,但就连她这种羞涩的笑都散发着一种魔力吸引着凌霄的注意。
“哪有?少自作多情了好不好?”
无论凌霄怎么掩饰,都遮掩不了对思思爱慕,每个表情和动作都在透漏着“我喜欢你”的信号。
刚被融入新鲜血液的大学,也正处于沸腾的状态,苦憋许久的屌丝学长们也开始对新来的学妹虎视眈眈,各个垂涎三尺般的用他们那具有扫描跟踪功能的瞳孔,寻觅着质量上乘的学妹,中枪的无疑包括思思。
论身材,论外表,可以与思思抗衡的女生比比皆是,但,论魅力,论内涵,李思思就首屈一指了。
虽然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见到美女都会血压上升,但,对于美,男人在心底都是有一个评选标准的。
如果有着天使般无法挑剔的容颜却不会运用,就等于一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仕女图。况且是对于这些跃跃欲试的学长们来说望梅是止不了渴的。
李思思的家境很好,父亲是位作家,母亲是位作曲家,从小就被这些艺术的气息耳濡目染着,用秀外慧中来形容思思再恰当不过了。她总是以羞涩内敛的举止与这些献殷勤的学长们交流着,一颦一笑都宛若清朝宫女惹人怜爱,难怪学长们的局部会经常处于充血状态。
“思思,给我个机会,我保证比任何人都爱你,我会无微不至地照顾你,给你最大的幸福!”
一位素未谋面的戴着红色眼镜框的学长突然手捧一束玫瑰,单膝跪地,并当着整个艺术系同学的面。
当时正处在艺术系在运动场搞联欢活动,意在促进老同学与新同学的感情,当然凌霄也在,可谁也没想到会在活动将近尾声时,潜伏良久的建筑系学长会上演如此令人乍舌的一幕。
“已经不止你一个人说要给我幸福了,我这该如何是好呢?这样吧,你把电话留下,我回去仔细考虑, 择优录取!”
李思思淡定从容地徘徊在学长的身前,游移不定,架势像在审讯罪犯。
只见那学长依然保持单膝跪地的动作,从裤兜里掏出貌似事先准备好的浪漫信纸,用红色记号笔狠狠地写下几个不规则的数字。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也不知谁先在人群里起的头,高呼呐喊“在一起,在一起”,随后集体无意识充分开始体现了,纷纷加入到呐喊中。
“纸我要了,但花你还是拿回去吧,否则你的电话我可就不考虑咯…”
李思思仿佛已经对这样的场景开始反胃了,别提感动了,就连躁动都难。也许人一旦经常经受某种待遇,就会对它免疫甚至是排斥。
周围所有不认识李思思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不禁佩服这种“猝然临死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淡定,同时也佩服她的智慧与睿智。
即便精心准备的玫瑰惨遭拒绝但他依然很兴奋,在把信纸递给思思并与她四目相对之后,那位一脸屌丝相的学长迅速的消失在人群中,并不时地欢呼雀跃。这么巨大的反应无不惊呆了旁人的双眼,一致认为那位学长肯定精神出问题了。
“刚才那个人是咱们系的么?你不会真准备考虑考虑吧?”
凌霄被如此鹤立鸡群的女朋友搞的很缺乏安全感,语气里都掺杂着醋味。
思思笑着把那张写有手机号的信纸拿到凌霄面前,看都没看就纵横交错地撕掉了,并舒了口气,拍了拍手,就像刚完成一项艰巨的工程。
“在我眼里,这些都是垃圾,而你才是这垃圾堆里的雕栏玉砌,老公,走,电影院,思密达!”
虽然比喻不怎么恰当,但听着还是挺舒服的,凌霄总会被思思的霸道折磨地哭笑不得。
情敌就这么不攻自破,虽然仍会有人在苟延残喘般的坚持,但结果终究是思思的残忍拒绝外加冷嘲热讽。
初秋带来了阵阵寒风,凌霄不知何故就得了病毒性胃肠感冒,吃什么都吐,只有靠输液维持生命。
思思守护在病床边整天以泪洗面,生怕凌霄就这么与自己天涯永别。
“亲爱的,我好像不能陪你过月光婚礼了。”
“你给我闭嘴,再瞎说嘴给你封上”
当然只是虚惊一场,不到一个星期凌霄就提前出院了,之后思思就像胶水一样死死的粘着凌霄,除了上厕所,其他都在一起,也包括睡觉。
他们同居也属于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正逢热恋的俩个人,要想不触犯底线,在这个不断开放的年代真是比登天还难。
打算一毕业就结婚的他们,无外乎是大学里少之又少的奇闻轶事。那些奇葩男所谓的会给你华丽的幸福,可以一点不过分的把“幸”理解成“性”。
在大学里找真爱越来越趋近于在夜店里找真爱,无非就是性伴侣弥补空虚罢了。
但凌霄和思思这一对令人艳羡的情侣,当之无愧属于寥若晨星的那种。
与七夕越来越近了,思思也开始忙着和凌霄挑选婚纱,虽然没有什么存款可供支援,但,还是租了一件极为普通的婚纱。
“宝贝,委屈你了,等我赚钱了一定再给你补办个婚礼”
“不用了,那些都不重要,有你就等于有了全世界!”
思思的这番话像催化剂一样令凌霄催生出些许感动的泪。
可正当他们领完结婚证的下午,命运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在李思思回家途中经过建筑工地的时候,一条钢筋从10层楼上坠下正砸中思思的头部,当场就没有了呼吸停止了心跳,而此时思思手里的手机响起了第三个未接来电,显示为“老公霄”…
对于凌霄来说这无非是椎心泣血般的痛,当天夜里,凌霄一天没有进食似乎也完全忘记了饥饿是什么感觉,取而代之的是繁衍生息地痛,他守在公安局里的验尸间外,面对着不会相信的现实,他妥协了,尽管是那么的痛不欲生,他几乎把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转化为眼泪,在不停地冲刷与李思思的点滴回忆。
“我的思思啊!你怎么可以就这么丢下我走了,我们的月光婚礼你忘了吗?七夕就要到了,思思……”
凌霄扭曲的五官被悲伤支配的更加显眼,眼泪已经洇湿了他整个衣袖,感觉心脏里流动的不是血而是泪。
七夕那天,凌霄西装革履手里捧着装裱在相框里的李思思,以及带着思思的婚纱来到了大学的林荫小道,夕阳再次如期而至,他坐在长椅上,把相框和婚纱放在去年思思坐过的位置上,眺望着远去的燕,深情的说。
“我会一直像现在这样爱你,一直像现在这样……”
酸涩的泪瞬间吞噬了他的五官,以及他正滴血的心。

本文来源:http://www.hnbitebi.com/hl/4334.html

推荐内容

话你情话网 www.hnbitebi.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话你情话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